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

国家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校

安徽省示范特色学校

首页
论文著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学管理 > 教研科研 > 论文著作

产教融合背景下“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研究

发布时间: 2021-12-23   作者:    阅读次数:

产教融合背景下“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研究

程先畏

内容提要“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党和国家对职业教育未来发展的战略性指导方针和方向性顶层设计,也是办好职业教育的关键所在。文章以霍山职业学校校企合作办学的实践为基础,提出在产教融合背景下建设“校企共同体”理念,从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研究的理论意义、概念意义和实践意义出发,针对职业教育校企共同体建设在认知观念、运行机制和影响因素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就校企共同体的领导管理、教师培养、人才培育、专业建设、资源共享、文化共融、条件保障等运行机制建设的探索与创新进行了初步研究,认为构建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是增强职业教育内生动力、提高职业教育办学水平的重要举措。

【关键词】产教融合;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研究

“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党和国家对职业教育未来发展的战略性指导方针和方向性顶层设计,也是办好职业教育的关键所在。产教融合不仅是职业教育发展的必然路径, 而且已成为当今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既定方针;产教融合不仅是职业教育在实践层面对传统的基于学校教育思考的突破, 而且也是职业教育在理论层面对传统的基于学校教育学思考的突破;产教融合无疑是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重点突破方向。

在产教融合背景下,笔者结合霍山职业学校校企合作办学的实践,提出建设“校企共同体”理念,并从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研究的意义出发,针对职业教育校企共同体建设中存在的若干问题,就校企共同体领导管理、教师培养、人才培育、专业建设、文化共融等运行机制建设的策略进行了初步研究与探索,认为构建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是增强职业教育内生动力、提高职业教育办学水平的重要举措。

一、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研究的意义

(一)理论意义

从理论上讲,辩证唯物主义教育哲学观在方法论上给校企共同体建设提供了指导。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学用一致、全面发展是教育与社会生产实践相结合的实质。校企共同体不是简单地等同于教育与生产劳动的结合,而是校企双方通过一定的途径和稳定的机制建立起稳定的合作共同体,走校企一体的人才培养道路是丰富和发展辩证唯物主义的教育理念在职业学校教育实践中的必然结果。

同时,校企共同体也是杰费里·普费弗与萨兰奇克的资源依赖理论在职业学校教学实践中的充分运用。在资源方面,职业学校和企业在合作的时候彼此依赖、彼此补充,能够促进资源共享,互惠共赢、共同发展、命运共同。

学校与企业相互合作共同培养学生是校企共同体的基本特征。因此,合作教育理论也是校企共同体模式的设计的重要依据之一。在理论研究层面上,校企共同体模式通过对国内外相关理论研究成果的学习,进一步提高对职业学校校企共同体模式的理论认识和深入探究,透过办学模式的理论要素分析,构建校企共同体模式理论体系,为职业学校办学模式改革提供必要的理论支撑。

(二)概念意义

校企合作指学校与企业之间建立线性的合作关系,学校、企业是合作的主体。而产教融合则不然,其是产业与教育的融合,是彼此相互促进、相互协调,共同发展的办学模式。

换句话说,校企合作是利用企业资源,为学校培养人才的单向度的浅层合作。产教融合是企业与教育系统的一种互动,是双向度的深入合作。一方学校借助产业培养实践人才,另一方面企业利用学校人才支持产业发展,通俗的来说就是产学研全面发展。产教融合是一种具有双向的、互动的职业教育发展路径。校企合作真正的意义在于产教融合,即教育与产业的融合;产品与人才的互动。

校企共同体是以产教融合为背景,以包括学校、企业、政府等在内的各主体的利益诉求为基础,通过交流协商,勾画出共同培育高素质适用型技能人才、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稳步健康发展的共同愿景,并以对此认同的情感为纽带,依托政府制订的政策、法律法规所提供的外部保障和助推引导,共同建设管理,通过资源优势互补、文化共融、科研开发等途径来实现共赢互惠的深层次校企合作模式。

(三)实践意义

职业教育源于企业,校企共同体是职业教育本质的回归。校企共同体是校企合作由浅层次走向深层次,由松散型走向紧密型的新阶段,是校企双方实现深度融合、深化校企合作办学的必然之路。

在我国现阶段,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办学模式已经成为职业学校的共识。职业学校校企合作已经实现了从单一要素的合作到多方面要素合作,从单个项目的合作到整体项目的合作,实现了从物质层面水平到精神层面水平的转变,合作内容不断丰富,合作水平不断进步,形式和模式也不断突破和创新。一部分职业学校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逐步摸索校企共同体,订单培养、工学交替和学生顶岗实习广泛进入学校教学实践。

但是,由于校企合作在我国职业教育的历史并不长,没有足够深厚的积淀,校企共同体的理论研究和实践的经验都还不够;加之国家关于校企共同体的法律法规尚不健全,各级政府在校企合作中的行为和职能不够明确,企业参与职业学校人才培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够、动力不足等原因,导致职业学校校企合作产生“一头热”“两张皮”的现象,离真正形成校企共同体机制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因此,研究校企共同体就变得尤为迫切。

二、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存在的问题

(一)认知观念上的差异性

政府、学校、企业和社会在校企共同体建设认知观念上既表现出积极的一面,也存在一些消极思想,具有明显的差异性。

1、认同度高,需求强烈

调查数据显示,认为校企共同体对职业学校的办学起着非常重要或比较重要作用的比例很高,达82.3%,只有1.8%的人认为不重要;认为校企共同体可以实现校企双赢的占76.2%、校企共同体可以帮助政府解决企业用工问题的占70.6%、校企共同体可以促进企业人才储备的有74.9%,而认为校企共同体可以促进职校教师专业成长和学生专业能力提升的有70.5%,只有少数人对此持不同意见,或处于模糊状态。100%的政府部门和职业学校、95.5%的企业单位和学生家长都愿意或希望学校与企业开展合作。校企共同体建设已经成为政府、学校、企业和社会的基本共识和内在需求。政府、学校、企业和社会各个层面对职业学校校企共同体建设的认同度都是很高的。

2、冷热矛盾,客观存在

调查中我们发现,在职业学校这个层面上,一方面是在极力寻求企业开展校企共同体建设,广泛联系相关企业单位,深入调研,寻求支持;一方面又担心在与企业合作过程中,企业或占用学校的实训设备进行生产,或让学生进工厂实习,给包括教师配备、实训设备、经费收支和学生管理等诸多方面带来不便。在合作企业这个层面上,一方面是企业平时基本不愿与职业学校打交道,觉得校企共同体建设费时费力费钱,划不来。而到了需要用人的时候,又想起了学校,急匆匆的跑来张罗合作事宜。数字表明,86.5%的职业学校存在着想合作又怕合作、担心合作不好的想法;33.5%的企业认为自己不会主动与职业学校合作的,56.5%的企业都说到用人时再讲吧。可以讲,这种“学校热的冒汗,企业冷的打颤”的“一头热,一头冷”现象和“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观念还是很普遍的。

(二)运行机制上的短效性

建立符合双方利益的校企共同体模式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建立健康持久稳定的长效运行机制。就目前情况而论,企业在整体上对于合作办学的积极性仍然有待提高,如何更加有效地加以诱导、有针对性地进行激励和保障还有待进一步去探究和实践。

1、利益驱动明显,激励措施缺乏

强烈的利益驱动是校企共同体建设的动力所在。69.5%的职业学校和企业认为校企共同体是为了培养社会经济发展所需要的人才,并为企业提供所需要的劳动力;51.0%的职业学校和企业认为校企共同体是为了经济利益,而认为校企共同体是为学校和企业创造共同的核心竞争力——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储备和使用的只有4.9%。从激励这个层面来看,只有3.5%的学校和企业建立了校企共同体评价机制,对在校企共同体中取得较好成绩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表彰奖励的只有8.0%,学校和企业在校企共同体中享受到政策政策鼓励和支持的也没达到20%,同时,社会舆论和媒体的关住也不够(11.4%)。

2、保障措施不全,制度约束不够

30.6%的学校和企业没有建立“校企领导联席会议制度”,53.5%的学校和企业没有“校企共同体章程”和“校企共同体工作方案或计划”,校企共同体“人财物管理与分配方制度与管理措施”也很不全 (只有28.6%),制订“企业外聘教师的管理办法”和“专业课教师下企业锻炼工作实施办法”的也同样不多(45.0%),对校企共同体中的“双方职责、实习岗位要求、生产与教学目标、纪律规范和安全规程”等作出明确规定的就更少了(15.0%)。

(三)影响因素的不确定性

应该说,影响职业学校校企共同体建设的因素是很多的。调查中我们了解到,其主要的影响因素是政府政策的导向、校企双方的利益驱动和校企自身条件。

1、政策因素——缺乏正确的引导

从政策层面来看,国家十分重视对职业教育办学模式改革,反复强调各级各类职业学校要广泛开展校企合作,走工学结合、校企融合的办学之路。但地方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企业在贯彻落实政策时,却产生了一些偏差,正确引导不够,工作措施不到位。86.5%的被调查对象认为国家对校企共同体建设是高度重视的,但同时有32.5%的人认为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缺少具体的政策落实措施,部分企业和学校对校企合作的相关政策了解很少甚至不了解(占37.6%);70.3%的人认为职业学校的校企共同体建设必须得到政府的支持和政策导向;90.6%的人认为政府的主导和政策的引导是开展校企共同体建设的关键所在。

2、利益因素——缺乏有效的驱动

从调查中不难发现,职业学校一般都有积极与企业开展合作的意愿,但企业却比较冷淡。因为二者的出发点不同,利益驱动不一致。

数据表明,32.4%的人认为在校企共同体建设过程中,校企双方的利益得不到保证;40.3%的人认为现在职业学校的校企共同体缺乏针对性和有效性;85.6%的人认为企业与学校合作的目的是利用学校的实训设备进行生产或安排学生到企业顶岗实习与就业;认为校合作是为了共同开展专业和实训基地建设、共同进行人才培养、为教师提供下企业学习锻炼机会的只占12.5%,而在提供资金、设备和技术支持,在学校建立生产型实训车间方面几乎没有意愿。

3、条件因素——缺乏选择的空间

调查显示,认为职业学校很难找到既愿意合作又有实力的合作企业的有56.3%;而在企业一方则大多认为职业学校不具备合作的条件(占71.2%);学校是否能为企业培养一定数量的能与生产对接的合格技能人才是企业决定是否与学校合作的前提(83.2%);企业是否能够为学校提供专业建设所需的技术力量或兼职教师是学校决定是否与企业合作的根本(86.5%)。职业学校自身的办学实力和当地经济发展状况、学校与企业合作的基础等都是校企双方在选择合作伙伴时要考虑的条件。

三、校企共同体运行机制建设的探索创新

近年来,作为霍山县唯一一所集职业中专、职业培训中心、公共职业训练基地为一体的霍山职业学校,紧紧围绕技能型人才培养目标,不断深化办学模式和教学模式改革,积极开展校企合作研究与实践,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充分认识校企合作办学问题是影响和制约职业学校持续健康发展的瓶颈所在,想方设法破解职业学校校企合作办学运行机制和合作模式的难题,通过与迎驾集团、应流集团、合肥长安汽车公司和安徽霍山科皖特种铸造有限责任公司、霍山县福友汽车服务公司等多家企业的合作,从最初的校企合作到后来的产教融合,再到如今的“校企共同体”建设,可谓:一路艰辛一路歌,一路探索一路新。

(一)突出主体,责权分明,创新校企共同体领导管理机制

深入贯彻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和《安徽省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办法》,按照《霍山职业学校校企合作实施方案》要求,学校积极创造条件与合作企业筹建校企共同体建设理事会,并制定落实《校企共同体建设理事会章程》,按校企双方约定,由企业或学校出任理事长、副理事长,遵循校企人数对等或按一定比例的原则,由校企双方交叉安排理事会人选。在管理上实行理事会负责制,保证校企双方对共同体的“主体发言权”和责任担当。理事会实行严格的任期和换届制度。

(二)选聘兼职,选派实践,创新校企共同体教师培养机制

为满足专业课程教学的需要,学校先后从迎驾集团、应流集团、长安公司、科皖公司、福友公司聘请了多位专业技术人员作为兼职教师,并建立了校企“专业双负责人制”。

同时,学校每年都要选派多名相关专业教师到上述企业进行为期不少于半年的专业实践。让教师深入生产一线,让他们能学到最新的最前沿的技术;让教师加入企业科研团队中,参与到企业产品的研究和开发中,让他们了解到企业产品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思路,从而更好地在今后的教学工作中主动适应企业的发展需求去指导教学工作;

企业也根据需求或聘请学校专业教师参与相关部门的领导与管理。通过企业技师和学校教师“一对一”结对互助基础上的课程共建、企业锻炼,逐步实现双方的“人员互派、身份互认、角色互通”,构建起校企共同培养“双师型”教师工作机制。

(三)适应需求,及时调整,创新校企共同体专业建设机制

学校以数控技术应用、电子技术应用和现代农艺技术三个省级示范专业与示范实训基地建设为龙头,全面带动学校计算机、机电技术、汽车维修、旅游服务、文秘管理和文化艺术等传统专业的发展。同时,紧紧围绕学生动手能力和综合素质开展教学活动,突出实习实训课的教学,在学生的专业实践课上做文章,采取校内实习实训、校外顶岗实习、引厂入校、校企融合等多种形式,帮助学生提高动手实践能力,以满足他们就业的需要。

一是由合作企业提出最新岗位需求和标准,商定人才培养方向,增设相关专业,共同制定课程体系。二是课程体系与企业岗位深层联通,校企双方共同组建课程开发团队。学校教师主要做课程的整体设计、体系性知识的讲解、对企业教师实践指导的提炼总结等工作;企业教师主要从事教学项目的选择、经验型知识的讲解传授以及对学生实践操作的专门指导和作品点评。专业教师与企业教师共同完成课程教学设计、教材编写、课堂项目选取、教学组织实施和教学成果评价。

(四)订单培养,工学结合,创新校企共同体人才培育机制

为解决企业招工难,学校招生难的两难现象,学校与迎驾集团、应流集团、长安公司先后联合开办“迎驾营销班”“应流铸造班”“长安汽修班”等多个“冠名班”,采取订单培养学生(学员)的合作方式,实现了“招生即招工,入学即入厂”的目的。在这一过程中,企业在学生入学时,就与学生签订了用工合同,承诺毕业后直接去该企业工作,在上学期间,介入企业化的管理,在困难学生的资助方面、优秀学生的奖励方面给予资金支持。学校与冠名企业联合制订培养方案、教学计划和课程体系,除学校专业课教师正常教学外,企业还定期安排技术人员来校授课、企业管理人员来校举办讲座等。这种定向培养的方式,既体现了职业特色,也体现了行业特性,做到教学内容与学生知识水平相衔接,专业课程与职业岗位需求相衔接,职业资格能力与实习实训教学相衔接,强化了学生职业能力的培养,促进了学生技能的可持续发展。

在教学上,采取工学交替,理实互补的模式,以突出职业能力的培养、职业素质的提升和创新能力的锻炼。第一学年学生在学校学习理论课程,按“半天理论,半天实践”模式,一边学理论,一边在实训车间进行简单操作;第二学年学生在学校学习与企业实习相结合,实习时间一般不超过三个月,或者在实训基地边学习边实践,融“教、学、做”于一体,学生把学习与学徒有机地结合起来,教师把传授知识与传授技能结合起来,企业技术人员把传授专业技术与传授企业文化结合起来。教学过程由教师、工程技术人员和一线技师、能工巧匠共同完成;第三学年安排学生到合作企业顶岗实习,学生深入生产一线进行各类实践活动,在实践中发现问题并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激发学生创新意识,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为今后就业打下坚实基础。

几年来,仅应流集团就接收顶岗实习学生达3000多人次;到应流集团就业的学生也有400多人。另据不完全统计,应流集团现有员工,包括中层管理人员至少有三分之一来自霍山职业学校。

科皖公司分厂和福友汽修中心成为学校机械加工类、交通运输类专业实践教学的主要依托,其不仅为学生提供了实习实训的工位,也为专业课教师搭建了实施理实一体化教学的平台,使师生专业技能得到了极大提升。2018、2019年数控技术、机电技术、汽修专业的学生中级技能考核鉴定通过率达100%;2019年227位相关专业同学通过职业学校分类招生考试升入高等院校继续升造;700多位同学通过专业技能与综合素质考核面试,被选派到合作企业顶岗实习或就业;在近两年举办的职业学校技能大赛中,86位同学获省市级一二三等奖,22名教师获优秀辅导奖;另有4名教师取得数控加工技术高级工等级证,成为名副其实的“双师型”教师,两名教师获得市级青年技术能手称号和“五一劳动奖章”。2019年,在全省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中职组部分项目比赛中,我校36位同学参加了包括电子商务技术、车加工技术、机器人技术应用等在内的16个团体和个人项目的比赛,32人次分获一二三等奖。

(五)引厂入校,送教入企,创新校企共同体资源共享机制

学校以相关专业建设为突破口,选择与学校具有良好合作基础,而且专业对口的合作企业进行磋商,最终达成协议。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经过校企双方的精心筹备,“科皖公司霍山职校机械加工分厂”“应流大学霍职分校”“福友公司霍山职校汽修实训中心”等在学校相继挂牌成立。

随着县域经济的不断发展,应流集团等县域重点企业的规模也随之不断扩大,企业在不断提档升级,工业化、机械化水平不断提升,对员工的职业素养与技能水平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而一大批员工文化素质较差、专业能力较低,不能适应新的工作岗位需要。为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学校组织多名专业课教师到应流职工大学和企业车间做兼职教师,深入企业开办新员工培训班,对企业员工进行学历、技能提升与岗位等多项培训。员工们积极参加培训,他们中的大部分都顺利通过了学历考试和专业资格考试,既提升了他们的综合素质,为自己创造了更大的经济效益,也没有影响到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同时解决了企业的人才培养问题,增强了企业整体竞争力。

近年来,霍山职校承办应流集团各类培训2131人,其中铸造工培训757人,电工157人,焊工553人,特种设备272人,数控车工392人,参与组织在岗人员职业技能提升培训,其中培养铸造技师127人,焊工高级工77人,数控车工高级工94人,中级工229人。

科皖公司分厂和福友汽修中心成立以来,在充分利用学校原有数控加工中心与汽车维修机械设备的同时,两家公司还投资500多万元添置了特种制造加工和汽车维修配套设备,为机电技术、数控技术和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学生的实习实训提供了充足的工位;公司为分厂、为中心选派了30多位业务能手和技术骨干担任兼职教师,850多名学生在“师傅”的指导下完成实习实训教学任务,并为公司提供了生产服务。2017—2019年分厂为公司生产加工的军品二级弹体、动车零件三通、汽车零件轴承衬套、叉车零件支撑轴、动车零件弯管、汽车零件电机端盖、叉车零件倾斜油缸支座、轧钢用导辊等数十种产品达40多万件,创利近80万元;汽车维修中心承接的服务业务量也节节攀升。

(六)相互浸染,相互渗透,创新校企共同体文化共融机制

校企合作办学的成功实践告诉我们,校企之间之所以能持续维持紧密的合作关系,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校企双方长期信守核心价值观。企业文化与学校文化在其经营和发展的全过程中相互浸染、相互渗透,并内化为他们的思想、理念和灵魂,外化为他们的行为、习惯和性格,固化为校企合作的规划、制度和机制,从而形成校企合作办学的核心价值和竞争力。

霍山职业学校校企共同体的文化交融,走过了由表及里、由浅入深、逐步深化的三个层面。首先是“表层贴近”。把迎驾、应流、科皖、福友、长安等多家企业核心价值观和各个集团(公司)的司徽、精神理念等蕴涵企业文化的元素,引入学校,装潢在各个相应专业实训中心大厅。企业生产规范、作业流程表等在各专业教室、实训室墙上随处可见。其次是“中端体验”。学校按照企业员工培训的方式,请企业老总对师生进行行业及企业发展史、奋斗史及企业理念、企业文化的讲座;学校领导在不同场合经常为专业课教师分析企业生存发展面临的艰难和压力,同时通过座谈会、教学反馈、评比企业兼职优秀教师等方式,使企业管理层了解师生对教学质量的感受。第三是“深入交融”。企业重大工作会议学校管理层一定会派员参加,企业把一些研发项目直接交给学校专业团队承担;教师则在实践中深切感受到有主导行业的主流企业为背景,给自己思维方式、教学方式、课题争取、研发能力带来了明显拉动效应,关注企业动态、结交企业朋友、服务企业需求、赢得企业满意的思维品质和行为方式,在霍山职业学校已蔚然成风。

每逢新年,我们都要举行校企合作迎春联欢会,校企双方分别选送最精彩的节目参加学校和企业的联欢活动,学校师生和企业员工同台演出,同场竞技,精彩纷呈,欢乐共享。

(七)建章立制,综合服务,创新校企共同体条件保障机制

一是构建制度保障体系。校企双方根据《霍山职校校企合作实施方案》和《霍山职校专业建设规划》要求,制定了《霍山职校校企业深度融合工作细则》《霍山职校机械加工分厂管理办法》《霍山职校机械加工分厂操作规程》和《霍山职校机械加工分厂人财物管理与分配制度》《霍山职校校企联席会议制度》《霍山职校外聘教师工作职责和管理办法》以及《霍山职校学生顶岗实习安全守则》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学校还设立了“霍山职校生产办公室”,实训处副主任兼任办公室主任,抽调专人办公,对分厂的管理、生产、销售和学生的实习实训予以充分保障,以确保在政府(部门)主导下的学校与公司“双主体”管理运行机制得到具体落实。

二是构建评价考核体系。学校按照“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对教学管理的实际需求,创新教学管理的组织系统,成立校企合作办公室,全面协调和指导各专业开展校企合作,实施工学结合,成立工学结合的督导室,定期与不定期对校内外实训基地的教学进行监控,完善适合工学结合需要的教学质量评价监控体系。

三是构建综合服务体系。学校教务处、实训处、学生处、生产办等各部门密切配合,开展为教师下企业锻炼、为学生顶岗实习、为工学交替的学生和企业员工培训等校企合作项目提供一系列的服务活动,学校为校企合作提供必要的资金及管理服务,每年从教育支出中列出一定比例的资金专门用于校企合作等。

四是构建利益保障体系。保障企业在合作中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技能人才的需求,使企业按照自己的需要采取订单培养、集中培训或委托培养来获得所需的高技能人才。保障企业在校企合作中,享受一定的减免税政策。企业在合作中依托学校资源,在员工培训、技能提升、技术成果转让孵化等方面降低成本,提高效益,以达到发展企业、提升企业的目的。同时,要保障合作双方的合法权益,明确接受学生实习、教师锻炼是企业应尽的义务。

2020年是我国决胜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世界政治和经济形势出现了很多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 由于主要经济体政策调整及其外溢效应带来变数, 需要应对许多不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为此, 作为人力资源供给侧的职业学校, 必须清醒地把握当务之急, 进一步深化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有使命才有担当,企业和学校都应确立自己的使命,并在履行各自使命时寻找共融点和契合点,携手共建校企共同体,集中发力,行稳致远,为助推实体经济发展,助力精准扶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更多高质量的技能型人才。

 

【参考文献】

[1]李志明.构建职业教育产教融合共同体的思考[J].《中国经贸导刊 》2019(6)

[2]常鹏飞 .从校企合作到产教融合:职业教育发展路径深化[J].《劳动保障世界》2019(33)

[3]崔志钰.校企合作,利益之外更有责任和使命[N].《中国教育报》2019(12)

[4]苟建华.校企合作模式与运行机制建设的探索[J].《教育科学研究》2010(02) 

 

 

 

 

(注:2020年全省校企合作主题征文一等奖)